爱吃番茄的小文

熱愛案簿錄的虞因受,全职高手的莫凡受,还有卡米亚大大配的各种受……没错就是赤司夏目臨也利威受,是個不敬業但卻喜歡寫的伪·段子手,写的文都是沒人看的……QvQ

【抽奖!抽奖!抽奖!】百人百日周叶纪念册《耽于昼夜》抽奖!

凑热闹QvQ,没有微博无法抽奖什么的真是让番茄感到伤心。

非职业著名周吹_胡萝卜酱🥕:

前阵子图透馋了好多人,现在来放抽奖链接啦!


【嗷嗷嗷嗷嗷!我要中奖!】←点这个


简单说一下,转发过500,抽5人各送一本纪念册。

需要自证,除全订阅or实体书外,还要有周泽楷和叶修相关的【官周、周边、本子】等购买证明,需要手写ID合影或按规则拍照证明。

无法自证会取消资格重抽哦!大家加油吧!!!!检测血统的时候到了!


【未命名】一、羽蛇还有狮鹫(原创)

羽蛇是古老而尊贵的种族,它们与普通的蛇不同,它们可以完美的伪装成人形混入人群中。

它们有一双近似透明的翅膀,听说它们身形似龙,却又非龙。

它们稀少而珍贵,但他的小窝里偏偏就有着一只羽蛇。

温暖的小窝里,住着一只冷淡的羽蛇与一只细心的狮鹫。

有一天,羽蛇和鹰狮吵架了。

「米歇尔,孤要出去。」羽蛇的声音很冷淡,像是在说「你吃了饭吗?」那样。

「不行,克林,你比我大,你不会不知道外界有多危险!」狮鹫的声音听起来很恼怒,但又不敢怒斥它,深怕羽蛇一气之下就离开。

克林那咬唇,「孤想出去,孤已经九百年没出去过了。」他坚持自己的立场,不肯妥协,「克林,你不可以出去!」

「……为什么?」

「……」

米歇尔没有回应。

「……我知道了……」叹息般的语气,他最终还是妥协了。

他带有歉意的说道:「对不起……克林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很久很久以前,在米歇尔还没出生前,克林那就已经六百岁。

在羽蛇一族,九百岁才算成年。

克林那没有家人,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见过的羽蛇,在给了他传承之后就逝去了,因为他完成了他的使命。

几百年后的某一天,克林那在森林里有幸遇见了一雄一雌的狮鹫在打斗。

原因是雄狮鹫有了另一个雌狮鹫,但前一个雌狮鹫却怀孕了,雄狮鹫通常只会接受自已心仪的雌狮鹫带来的子嗣,其他的则会在出生前抹杀。

雌狮鹫胜了,但她也活不久了。

生下孩子后她就离开了这个世界,那个狮鹫幼崽则被克林那捡了回家。

他照顾小狮鹫,并把它取名为米歇尔·格里芬。

不得不说,克林那一点取名天赋也没有,米歇尔是天使的名字,格里芬是狮鹫的意思……而且米歇尔比较像是雌性的名字。

狮鹫一百八十岁就成年了,在米歇尔成年后他多次的赶他出门让他快一点去找个雌性交配,但米歇尔不想,就这样赖在他身边千多年。

——克林那受了重伤。

他甚至无法保持人形,在伤好些后才可以化为半蛇。

米歇尔认为都是他的错,他不让克林那出门,因为他的伤还没好,而且他害怕他真的会失去克林那。

他害怕,但他不想告诉他。

他不想他担心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作者有话要说:
两人其实很像HP里的狮祖&蛇祖,但故事内容并没有任何相似点。
我会放上两人的人物介绍,至于内容大纲,其实我一个字都没想……
如果有错字,请多多包容。
嗯,暂时就这样。
如果你喜欢,希望你能留言。

【因與聿,案簿錄】佟與夏與研與蕥【一】

ooc嚴重,不喜勿入,番茄的文筆未從小學畢業。
阿因大葛格無辜被【嗶——】
故事主軸虞佟、虞夏,阿因母親雷蕥與雷蕥的異卵哥哥雷研。
番茄属性话唠,请不要介意。
牽扯到一堆狗血、感情纠纷、和虞因很受。
下面是反正沒人看的正文QvQ

一、

       「……阿因……」病房裏,沒有人出聲。
       聿的眼淚滴到了床單上,「……哼……阿因……哥……」他小聲的抽泣,嘴裏唸叨這虞因的名字。
       虞佟伸出手,請拍聿的肩膀,「……小聿,不要哭……阿因知道,會傷心的……」虞佟的神色也不是很好,他的眼眶泛紅,臉色憔悴。虞夏看著家裏最像的兩人都這副樣子,不由得握紧了拳头……
       「佟、小聿……我……一定會找到那個混賬,殺了他的。」虞夏的聲音很冷靜,冷靜得……不像他自己。
       其他人沒出聲。
       玖深開口,「……老大,我幫你。」
       「嗯,阿司——」「我也一樣。」黎子鴻和嚴司附議……
       混賬,你死定了。

       虞夏接到了一通電話,聯系人是小聿,但小聿不可能會打電話。
       他接通了。
       「餵?是虞夏嗎?」那人看來對虞夏很熟悉,聽到電話傳來的「為什麼你會拿著小聿的手機」就確定了電話那邊的是虞夏。
       「哦?那個紫眸的少年叫做『小聿』啊……對了,阿因他……在我這裏哦~」
       虞夏的手在微微顫抖,「你到底是誰?!」
       「我嗎?呵呵,你是忘記我了嗎?……沒關係,只要我記得就好。」那人笑到,
       「阿因看起來『很好吃』,所以——」

       「我把他·吃·了哦~」
       虞夏覺得他快要把電話捏爆了,「他們到底在哪裏啊混賬!」
       「在……哈哈!只有你、虞佟、我,和雷蕥知道的那個地方……」說到這裏,那人掛斷了。
       「混賬!」虞夏把電話摔在地上,連電池都摔出手機了。
       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!!!!!!!老大你又怎麼了?!?!?!?!?!?!」
       「快通知佟阿因他們出事了!」
       「什麼?!好、好的!」

      太遲了。

       那個地方是一個廢棄的別墅,裏面有着一股發黴的味道。
       「……這裏。」沉默良久,虞佟開口道。
       他指的方向,是地下室的入口。沒人問他為什麼知道他們在哪,他們只需要跟著虞佟就對了。
       下面,有兩個房間。

       「……!」眾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怔住了。
       虞因裸著身體被人用鐵鏈吊在牆上,他的身上滿是曖昧的痕跡,一種帶有腥味的乳白色液體從下身流出……總總痕跡顯示了一個事實,虞因他……被強姦了。
       虞夏的反應最快,他拿出準備好的毛巾把虞因整個人都裹了起來,「你們還愣著幹什麼?!」
       員警反應過來,連忙拿出工具把鐵鏈锯断。
       「隔壁的是少狄聿,只是被迷暈了沒什麽大礙。」
       聽到這句話虞佟才醒了过来,把虞因從房間裏抱了出來。
       這個地方遠離社區,救護車無法在短時間內找到,他們只好把虞因和小聿包得紮紮實實的做警車送到醫院……

——Tbc——

有人的話跪求冒泡……
備注一下,不是搬文,被朋友说好像在哪里看过……QvQ
CP菌建议要开车……可是番茄不会开车,没到岁QvQ